一个想要有趣的人
寂寞之夏

随笔

问狂风,何所胜意,却吹送,半扉珠帘。

饮家风流召花落,碧波扶弱舒袖手,搦管画尽春愁。

朱门暗启,此天寥落惹归鸿,牗户轻开,野店荒村绕孤烟。

虽得南北风雪东西梦,最难忆,仍是蜀中情雨,丝丝扣扣,漫漫鹊桥前。 ​​​

随笔

早上起来,灵光乍现!

思考「扬长避短」一词很久,所得都觉得不是很妥帖。「扬」字尚且好解,但「避」字却因平日处世交游所致,多有舛误,以为「短」必改之以至于「长」,方以为「避短」,此处之「避」,作「改之」解。我行此日久,「短」未能改,亦未能「避」,是忧久矣。

今则正之。若「扬长」,则发挥长处而致有利,若「避短」,则避己之短而不显,毋致不利。「避」者,掩也,不为人所见知,改乎?不改也,申申夭夭,可乐哉!

论语

季氏将伐颛臾,冉有、季路见于孔子曰:「季氏将有事于颛臾。」孔子曰:「求!无乃尔是过与?夫颛臾,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,且在邦域之中矣,是社稷之臣也,何以伐为?」冉有曰:「夫子欲之,吾二臣者皆不欲也。」孔子曰:「求!周任有言曰:『陈力就列,不能者止。』危而不持,颠而不扶,则将焉用彼相矣?且尔言过矣。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是谁之过与?」冉有曰:「今夫颛臾,固而近于费,今不取,后世必为子孙忧。」孔子曰:「求!君子疾夫舍曰欲之,而必为之辞。丘也闻有国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。盖均无贫,和无寡,安无倾。夫如是,故远人不服,则修文德以来之,既来之,则安之。今由与求也,相夫子,远人不服而不能来...

论语

周公谓鲁公曰:「君子不驰其亲,不使大臣怨乎不以。故旧无大故,则不弃也。无求备于一人。」

亲友不驰,不求备于人,可谓中庸全德矣哉! ​​​

论语

子夏曰:「仕而优则学,学而优则仕。」

仕当以学,可以资仕事;学则当仕,可以验其生平所学也。

故朱子曰:「仕而学,则所以资其仕者益深;学而仕,则所以验其学者益广。」

此为仕与学论之,非谓学者必仕,而仕者必自于学之谓也。子夏曰:「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。」则何所不谓之学也?岂可断为文学乎?

论语

子张问于孔子曰:「何如斯可以从政矣?」

子曰:「尊五美,屏四恶,斯可以从政矣。」子张曰:「何谓五美?」

子曰:「君子惠而不费,劳而不怨,欲而不贪,泰而不骄,威而不猛。」

子张曰:「何谓惠而不费?」

子曰:「因民之所利而利之,斯不亦惠而不费乎?择可劳而劳之,又谁怨?欲仁而得仁,又焉贪?君子无众寡,无小大,无敢慢,斯不亦泰而不骄乎?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视,俨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?」

子张曰:「何谓四恶?」

子曰:「不教而杀谓之虐;不戒视成谓之暴;慢令致期谓之贼;犹之与人也,出纳之吝,谓之有司。」

《论语  尧曰二十》斯乃终也。

于是篇谓之终,亦慎以...

大金吊伐录

 《宋史》卷三五三 「孙傅传」

靖康二年正月,钦宗诣金帅营,以傅辅太子留守。帝兼旬不返,傅屡贻书请之。乃废立檄至,傅大恸曰:「苟立异姓,吾当死之。」金人来索太上、帝后、诸王、妃主,傅留太子不遣,密谋匿之民间。越五日,无肯承其事者。傅曰:「吾为太子傅,当同生死。金人不吾索,吾当与之俱行,求见二酋,面责之,庶或万一可济。」遂以留守事付王时雍,而从太子出至南薰门。金守门者曰:「所欲得太子,留守何预?」傅曰:「我,宋之大臣,太子傅也,当死从。」是夕宿门下。明日,金人召之去。明年二月,死于朔廷。

此公与李若水同,皆忠臣。

世说新语

《世说新语.夙惠》

晋明帝数岁,坐元帝膝上,有人从长安来,元帝问洛下消息,潸然流涕。

明帝问何以致泣,具以东渡意告之,因问明帝:「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?」答曰:「日远。不闻人从日边来,居然可知。」元帝异之。

明日,集群臣宴会,告以此意,更重问之,乃答曰:「日近。」

元帝失色曰:「尔何故异昨日之言邪?」

称曰:「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。」

漫读

《旧唐书》卷八十三 列传第三十三

    賀魯率胡祿屋闕啜、懾舍提啜、鼠尼施處半啜、處木昆屈律啜、五弩失畢兵馬,衆且十萬,來拒官軍,定方率迴紇及漢兵萬餘人擊之。【賊輕定方兵少,四面圍之,定方令步卒據原,攢矟外向,親領漢騎陣於北原。賊先擊步軍,三衝不入,定方乘勢擊之,賊遂大潰,追奔三十里,殺人馬數萬。】明日,整兵復進。於是胡祿屋等、五弩失畢悉衆來降,賀魯獨與處木昆屈律啜數百騎西走。


漫读

《旧唐书》卷八十三 列传第三十三

薛仁贵

1.薛仁貴,絳州龍門人。貞觀末,太宗親征遼東,仁貴謁將軍張士貴應募,請從行。至安地,有郎將劉君昂為賊所圍甚急,仁貴往救之,躍馬徑前,手斬賊將,懸其頭於馬鞍,賊皆懾伏,仁貴遂知名。

2.仁貴自恃驍勇,欲立奇功,乃異其服色,著白衣,握戟,腰鞬張弓,大呼先入,所向無前,賊盡披靡却走。

3.顯慶二年,詔仁貴副程名振於遼東經略,破高麗於貴端城,斬首三千級。

4.明年,又與梁建方、契苾何力於遼東共高麗大將溫沙門戰於橫山,仁貴匹馬先入,莫不應弦而倒。高麗有善射者,於石城下射殺十餘人,仁貴單騎直往衝之,其賊弓矢俱失,手不能舉,便生擒之。俄又與辛...

1 2 3 4 5 下一页

© 寂寞之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